光明磊落

一些事情见不得光。


-[2021年3月21日,中国浙江,协会部队Sierra-7“塞拉七号”第三分组1,此时是深夜1:12am]-

安莉玛百无聊赖地用拇指扣着手指甲中的缝隙,在那个部位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但无论怎么说,那总有些东西值得她花上足够的时间去整理。大概是过于休闲的缘故,她已经忘记了他们的任务是什么,同时手里的装着特殊子弹的191突击步枪也被她所任意放置,不过在枪口垂到地上之前,流动特工LQ大声地呵斥她并让她回到工作状态。

后者很显然被LQ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以至于本就摇摇欲坠的191直接从平台上掉到了地上,但还是LQ,他在这之前提前伸出了脚去接住这把枪而阻止了走火的悲剧,金属护木砸在脚上的感觉说不上疼,但也绝对不是相安无事的,除了“糟糕”,LQ就没别的形容词来描述这种感觉,这不比被前几天遇到的那个从协会在加拿大哈德逊湾附近安置的那箱倒霉玩意砸到脚一样令人不适且前者更甚一筹。而此时的安莉玛则手足无措的看着周围与其他地方,这个怎么看都像是谎报年龄加入协会部队的白发小姑娘此时正在用她惊慌失措的赤色双眸在周围那些正襟危坐的特工们脸上掠过。不过除了几个好事者投来不怀好意的目光外,就没有人会刻意在这个背着父母参加协议部队的女孩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

“安莉玛,这是第几次了?”LQ一旁的特工血月此时正用一种轻佻的语气对着早已羞红脸、努力把自己缩进战术服里的她说道,嘴角上的恶意趣味早已无法用言语形容,不过在前者恼羞成怒在本就狭小的运兵车里大吼大叫前,LQ特工还是捡起了那把落在他脚背上的QBZ-191并将它交予到因为犯错而显得格外郑重其事的安莉玛手中。

“嘿,刘琦2。”是血月。

“怎么,为什么用奇术连接设备来对我发起私人通话?”LQ的脸被战术面罩所盖住,所以无论是什么表情,除了眨眼,就没有别的什么信息可以透露,但不得不说,注视这双混血儿特有的蓝色眼眸也是一种享受。

“安,那个丫头。”

“操,不至于。”

LQ无奈地笑了两下,除了闭上双眼与身体前倾外就没有别的什么动作可以供别人读出他的微表情,即便是那种25小时都呆在心理部门的那帮人,也休想看穿他此刻的想法。幸灾乐祸的笑声从另一侧传出,血月知道这个假正经的终于给撂下了。于是他赶紧补了一句“那是必须的,要不我把她的频段也给接上,然后我们两个好好地嘲笑嘲笑她。怎?”

“你总是这么坏。”LQ无奈地笑着,上扬的眉梢此时象征的喜悦,之后车内的广播响起,Lukas的声音此刻回荡在这个狭小的车厢内。“好了各位,包括那两个在利用奇术构建私人频段聊些不良内容的家伙,我得提醒你们一句你们到了。前几天,PIU的特工们突袭了我们的其中一个中转站,在造成严重损失的同时,他们也把我们的ESP-010给劫走了,目前按照我们装在010底部的发信器来看,他们目前已经把它转移到了这儿了。是的,你们没听错。他们不仅端了我们的海南基地而且还试图把他们转移至他们位于通辽的其中一个大本营,不过好在,我们已经截住了他们。“他顿了顿,之后的水流在食道内的滚动声十分明显。”好的,你们可以开始行动了,注意,交战规则三级,不允许对着政府人员以及军队射击,包括外籍人员。“

这时装甲车的后门开了,他们所有人在10秒钟时间内全部就位,之后在LQ的一声令下,他们无一例外地开始了行动。前厅、后门的那些人大多是那些看上去就是那些无所事事的三流人员,毕竟他们此刻现在都在有说有笑地把玩着手指的枪,并且把装着子弹的枪指着彼此,有说有笑地地痞模样让躲在后面架设无线电的翟兰顿不自觉地笑出了声。

”妈的,让这种人担任安保工作,PIU那群傻逼是想笑死我们吗?“

”少说脏话,马易克,管好你的95班机。别卡壳或是别的什么,如果再在需要火力支援时出什么幺蛾子我们就把你当班机用。“

”好了各位,别斗嘴了,尤其是你和马易克,血月,你在狙击这方面还不如人家安,我是说真的。“

LQ特工盯着前面的那个离他最近的那个家伙,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击倒了那个倒霉蛋,之后那些人们都在悄无声寂无息的速射中被全部报销,之后那一群ESP特工们又在队友们的掩护下闯入这个被PIU控制的电视台。是啊,地下世界的争端从未止息过,利益的硝烟持续弥漫,和平的曙光永不到来。

做掉前台后,那十余人又在夜色的保护下潜入此处,之后在四作的寂静中,他们再一次深入。

”妈的,空的,什么都没有。“


又大概前进了十分钟的样子时,他们看到了一个球状金属物体。

以及一个自杀的PIU长老。

”塞拉七号,这里是塞拉七号,我们发现010了,现在准备回收——“

”妈的!操!章子江中弹!遭遇敌袭!我们被埋伏了!“

接连一连串一连串的枪声响起,接下来的情况变得无比焦灼,随着中弹成员的数量上升至三人,塞拉七号等人也逐步开始处于下风。到处都是79式冲锋枪的枪声与震爆弹那刺耳的尖啸,他们的进攻阵线很一致且是训练有素的。这种有备而来的突袭太司空见惯了。至少对血月来说,毕竟他在空153时面对这种情况可不是一次两次,而是成建制地集中训练,所以很快,他成为了唯一一个想到方法对付PIU部队的家伙。他敲了敲依偎在他旁边的安莉玛,之后给她使了一个”掩护我“的眼色后便冲向另一个离他最近的掩体,而安莉玛也配合地用被胳膊缚住枪带的CS/LR4A干掉了那个抱着CS/LM8轻机枪压制所有人的那个机枪手,这一举动让在场的所有塞拉小组成员都有了反击的机会,不过这一PIU部队的裂口更是在血月的连续射击下得到进一步扩大。

”刘琦!别装死了!“

这时候LQ特工才反应过来,之后他向那个方向掷出了一个震爆弹,短暂的尖啸让他们那些人跌跌撞撞地使他们牢不可破的阵型分崩离析,不过在这之后,血月与LQ的竞赛逐渐扩张为整个塞拉小队的死亡竞赛,直到最后一名PIU部队特工跌跌撞撞地跑出大楼,并在转角处被埋伏许久的马易克打地措手不及,但最后的击杀还是由LQ特工完成的。至此,失踪的ESP-010现在已经被回收,并被转交至最近的设施。

”看吧,我说什么来着,你的95班机没有任何用处。“

”那也总比宁那 天杀的A片公放好的多的多!“

”不是说不准说上次那天杀的黑客把我电脑炸了那事吗?!“

”喂等等,你们两个别吵了。“LQ特工看着那个倒地的PIU特工,他总感觉有些事情不对劲。在揭掉他的头套与臂章后,除了他那犹太人的样貌外,就是他那无比刺眼的以色列六芒星。

”操…….“LQ特工少有的爆了一句粗口,同时他发现,那些所谓的”79式冲锋枪“,其实是长枪管版本的UZI冲锋枪。

”这回闹大了……刘琦……“

老练如血月,也无法面对这一种情况。

夜空荡荡,徒留星芒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