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鬼与19站的梦(上)
评分: 0+x

"拦住它,拦住它,快!快!快!"19站点的安保主管高喊到。
"主管,启动天网程序吧,不能让那颗陨石撞击在地表上!"一个3级研究员向双目空洞临时主管请示。
此刻,主管心中万千思绪涌过:
我们本来就有这次事件的预料,谁知道如此突然。。。
"让α小队保护所有高管撤离,独角兽准备启动保护程序,俯瞰者撤离其他成员。剩下的CRG和专项收容小组,战斗反应小组,全力拦截那个该死的东西。"主管回了回神,说到。
"好,明白!我需要授权!"研究员说。
"授权,现在还要什么授权,快去呀!!!"主管怒吼着。
"好,好,我马上去!"
"主管,天网程序已经无故障启动。"通讯器中传来安保主管的声音。"好,多谢了。请设施内所有人员在MTF以及安保小组的保护下有序撤离,我们会拦住那个家伙的!"
"主管,我们的武器拦不住了!"熔炉的队员高吼道。
"轰————!"
"主管,它冲破了保护层,正在向我们袭来!"
"防护拦截装置失效了!大规模[数据删除]也不行!"
"主管,天网程序被打破了!"安保主管的一句话打破了主管心中最后的希望。
明明没有问题的,明明没有问题的,明明没有问题的!这句话在主管心中徘徊着。
那颗透着紫色光芒的陨石轰碎了设施。。。


"啊——————!"主管在床上惊醒,他已经作了三次同样的梦了。
"主管,您没事吧?今天上午您还要参与议会"Solar助手推门进来。
"没事,没事——"主管喘息道。
"您需要心理检测吗?或者别的帮助?"
"不,不了,我还没事。咱们走吧。"
"好的,会议文件已经给您安排好了。"
"嗯。"主管心不在焉的回答了一句。他心中想着: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事件,同样的结果…


"主管,太空专项作业小组发来了求救信号,您看看是否要采取措施?"
主管接过来,看着领队发来的求救抄本:


"不会。。。那个。。。是真的吧。。。"主管喃喃自语。

二十分钟左右,飞行舱在站点附近着陆。几个作业员快速带出里面的作业员:
一个领队,两个作业员。就只剩他们了。

"你们有记录吗?"治疗舱中,一个研究员询问到。
"有,防护服左侧,有记录系统。"
"好的,你们安心养伤罢。"研究员说到。

"主管,这是记录,我拷贝下来了。"
"好,我看看。"主管接过终端。


"和…我的梦中…一样的…陨石…"主管颤抖着说了一句。

晚上23.35分,站点内一片寂静。
一个特工缓缓的走到秘密资料室并熟练的打开了安全保险箱。
"谁?!"外面一道夜视仪光闪过,一个被命令在站点内部巡逻的特工走了过来。
特工一阵惊慌,闪身躲进了桌子下面。
那个队员拔出手枪走进房间,头盔下的他微微一笑放了一个记录仪在桌子上,走了出去。
特工浑身颤抖,想要逃走,但畏惧记录仪不敢出去。
"啪!"灯突然亮了,那个队员和安保主管以及3个安保走了进来。
"别躲了!Mocha已经看见你了!"安保主管的声音响起。
几个安保掀开桌子看到了那个脸色苍白的特工。
"报告给主管,带走!"


"特工,你想要干嘛?"审讯室里,Solar问到。
"你这是明知故问…这不是你"
"啪———"一个耳光抽到了这个特工脸上
"你干什么,不是你——"
"再说!啪——"Solar的脸涨的通红,那个特工就像得了甲亢一样瞪起大眼看着她,好像是说:只会殴打?
Solar浑身发抖,在一个安保的搀扶下离开了审讯室。


"我知道了,叫血月和Dr.Wells来看看吧"罗伦,协会20年来的优秀人才,模因部门部长,管理员,管理层议会元老之一,LQ的挚友,基金会模因部退休研究员…这些头衔就构成了这个在协会职员眼中帅气,优秀的管理员。但是他看着这个特工于Solar的对话也迷了…
"来了,罗伦啥事?"这个亲切的声音就是血月,他作为曾经的管理层特批议员,现在的神秘司副管理和药物病毒部总管,经常和那些神秘的玩意打交道,在这个事情上他或许会有些头绪…
"烦不烦啊!"这是Wells,玉树临风,风流倜傥ISC的管理员,ESP-001-Wells的专项收容主管,老前辈,甚至某些方面都能作LQ的老师…他掌管这信息技术方面,这是最有可能得出结果的人了。就是…好像被打断了之后很烦…罗伦已经做好赔礼道歉的准备了…
"是这样的,最近…"罗伦滔滔不绝的讲,偶尔Wells还会插嘴吐槽两句,血月则什么也不说话,坐在一边摆弄他的小玩意1
"会不会有人用奇术之类的东西扰乱了不少人的心智啊?"血月听完分析到
"不可能,奇术,在协会看来也可以说是魔法,这玩意奇术部门的那个自大的W以及咱们那个怠惰,养老的LQ完全可以把协会改造成一个霍格沃茨,甚至更加安全!"罗伦马上反驳血月,同时吐槽了一下奇术部门…
"霍格沃茨…其实,那里在安全也放不住内鬼,会不会是…"
"Wells你说啥?内鬼?不可能啊,协会戒备如此森严,咋可能…我看啊,就是奇术扰乱了心智"
"闭嘴血月,Wells的分析也不是不可能"
"这就是无稽之谈…"
渐渐的,一帮平时如兄弟的管理吵了起来,谁也没注意到窗户边那个小的仪器,最后,三个管理层不欢而散……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agentRE是我最信任的特工之一,他不可能偷窃19站临时主管的东西!"
又是晚上,Mocha巡逻时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在档案库那里拷贝东西,他大喝一声冲上去却看到了睡眼惺忪的RE,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把RE带到了LQ面前。
"现场我看过,有一点点奇术的痕迹,感觉是提前刻画的传送法阵,找re作替罪羊"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有了内鬼…马上召开紧急议会,让在亚摩尼的血月和在基金会的罗伦1小时内回来!" "是!"


管理层议会上,所有的管理员都吵的很凶,Solar左劝右劝才让他们停下。具体是这样的:
LQ,Wells和暮夜都认为有内鬼出现,否则无法解释最近的一系列事情,以及一个重点:19站临时主管的梦。他们觉得这是奇术作用的能达到这个作用的一定是个协会的奇术师,而太空受袭是一个证明此事的噱头,至于陨石…不知道如何解释。
但其他人觉得是某些未知的GOI或者异常造成了这样的情况,那个陨石很有可能是个异常个体。大家吵的不可开交,好不容易平息下来。
"几位管理,先不要吵了,喝杯茶放松一下吧"Solar随说着端上来了几杯绿茶。
"谢谢"血月温和的说着,谁也没注意到LQ把食指画了一个圈,圈子前似乎是一道蓝色的光晕。
"叮铃~"Solar的项链掉了地上,她正要弯腰,LQ就低下头拿起了项链。
他拿项链的动作很奇怪,拎起宝石在上面点了一下,接着一抖手腕把项链拿起来递给Solar,还搓了一下手指…
"谢谢您!"Solar随说着透漏出一个说不上来但很奇怪的笑容,又把项链带到了脖子上。
"啊——"一声大叫,Solar的头如同被锤子砸了一样无比疼痛,浑身颤抖,项链再一次掉下来,只是那快红色的玛瑙变得发蓝,愈发的深邃。
"啪——"LQ打了个响指,Solar身上掉下来不少奇怪的东西:一个六边形的仪器,一个三角形的仪器,很显然是进攻类。一个窃听器,一个优盘,一支录音笔,一包药品。
"优秀的忠诚术法,这药品是放到茶里的吧,我们喝下去恐怕就翘辫子了,不是吗,Solar?"


"你想干什么?"几个管理层马上反应过来,拔出武器准备战斗,Solar狰狞的看着LQ,此时外面大乱,几个奇术师用黝黑的物质裹住数个特工,RE,Mocha带领反应组击倒一名名试图造反的奇术师。
"死去吧!"Solar大喊一声,拔出一把匕首扎像LQ。擦——,LQ肩膀被划出一道血痕,殷殷鲜血流出。
Groot拔出西洋剑,罗伦甩出一支逆模因药剂,其他人纷纷扑了过来。
"Enclosure confinement!"LQ用另一只手甩开法杖,深蓝色的物质从杖段涌现出来,地面上逐渐形成圆形包裹住Solar,她向外跨步,但迈不动步子,浑身打颤,手脚发凉,大家的攻击到了她身上,只有Groot打中了。她却还在瞪着眼睛看着LQ。
"好了,带人进来吧!"LQ招呼一声,数个特工破门而入…
"好吧,我说吧,有内鬼!"Wells得意的讲到,就是外面损失了不少人啊!
"大家今天受惊了,明天我给诸位说一下来龙去脉吧!"


谁也没注意,已经被送到6站审讯的Solar漏出来邪恶的笑,她时不时回头看看19站的那个临时主管,他还被那个梦干扰着,身旁的新助手Dr.Feng也在笑着看她,似乎是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