惺惺相惜

CRG-π-33-"银色星辰"的19名队员此刻以壁虎般的身形贴着山崖崖壁移动,暗灰色的MAR战衣与黝黑的山地交融在一起,尤其在漆黑的夜,他们的脸正被掩埋在骷髅口罩之下,帅气的护目镜让他们视力大增。戴着MAR战术武装的手里拿着塔沃尔,肩膀上还挂着榴弹和小型的奇术装置,斥候油亮的抓钩枪更是小队的点睛之笔。这是协会秘密建立的精英部队,为了保护战斗力较弱的site-06,潜藏于黑暗内,协会精锐中的精锐,而他们现在要拿下这座PIU组织的哨塔。

好吧,这可不是什么战略性反击,纯粹的在找事罢了。

在他们的头顶,PIU组织的进攻小组"使臣"此刻也在他们头顶的一处山崖上缓缓移动,而他们现在要拿下这座ESP协会的实验室群组。

好吧,这也不是什么战略性反击,还是纯粹的在找事罢了。

就这样,两个组织互相不知的移动,移动。


ESP协会的CRG率先到达哨塔,他们取下了身上的奇术装置,拼凑成了一门巨大的武器,六边形的炮管在黑夜中闪闪发亮,几个队员正在施展环形仪式,这是一种古老的奇术,为了得到好运罢了。

"稳固炮架!"领队低声喊道,"注意角度"。
狙击手把眼睛放在瞄准镜上,不断的校队,直到角度符合他心中的"完美"。

"好了。"狙击手抬起头,同时拨开了碍事的面罩透气。
斥候接过设备员的盒子,将抓钩枪分给队员们,随着领队的喝令队员们飞速度沿着山体滑下去。
[突击步枪射击声,榴弹爆炸声]

"解决守卫!准备进入强攻!"


另一侧,PIU的“使臣”小组也早已到达山腰处的一座ESP协会实验室群,那帮还在沉浸于祥和景象中的安保们根本不值一提,主要是站点中的奇术师他们才是难缠的主,使臣小组可不想被炸成粒子,所以他们带来了一件杀器:干扰性装置。

几个队员稳固了炮架,他们准备直接将装置投射到实验室群组的上方,这可不是什么好干的事,抑或说,这是先例。

几把P90已经端在了突击手的手上,这场大战也是一触即发。

“3,2,1,装置发射!”

。。。。。。


轰”剧烈的轰鸣炸开了哨塔的大门,哨塔上的武装很快也反映了过来,三发榴弹炸响了战争。
主攻手的手雷炸飞了赶来的几个安保,在狙击手的猛烈炮击下那间安保房成了渣子。

塔沃尔的优势被发挥了出来,突击手左突右攻,强悍的火力打垮了负隅顽抗的安保,很快他们攻入B号安全门
几名队员立在一侧,编号为四的爆破手将一枚爆破性奇术装置安装再来门上,突击手们将塔沃尔换弹,榴弹手也架起了火炮

3,2,1,0,!随着爆破手的高呼,随着B门的爆破他们冲了进去,但是可怜的九号被PIU的手雷炸飞

突击手们迅速冲锋 过去,巨大的HID武器此刻发挥了效果,高温电浆把整个哨塔冲刷的像一口油锅一样,当然,银色星辰小组的成员指的是热,那些建筑物不值一提 ,该说的是一个顽固抵抗的术士(PIU这么叫他们),他挥舞法杖的动作是奇术师六号唯一一个觉得不像幼稚孩童的,他本身也不像。正在与三个安保角斗的七号惨死于他的冲击进程下,英明的一号领队要不是六号的缓冲术也会被打的血浆喷涌,这个奇术师死在六号的火焰之下。

随着钨弹的射出这场战斗差不多就结束了,留下一个满面疮痕的建筑不好看,所以HID给它来了个瓢泼大雨。
………………………………


战局转向另一边,随着装置升空突击手打响了第一枪,那些安保醒了过来,使用起笨拙的(至少在使臣眼中)AR-15步枪迎击,这些西装革履的安保哪里见过头顶山上这种大家伙,在胡乱开火中使臣小组结果了一大半,这个实验室明显很轻松,奇术师到现在指出来了一个,还是个短命鬼——死在2号的枪下。

终于他们意识到了危险,几个奇术师出动了,跳跃旋转的挥舞法杖确实很好看,只是他们不过是想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罢了——法术因为空中那个硕大的干扰装置的原因一点点也施展不出来。

奇术师很快被搞定,最后是结果这里的一击————
空中的装置变了个模样,三发定装炮弹轰炸下来,好吧,这座实验室成了渣渣。


“银色星辰,刚刚我们接到信息,一个小型的实验室群组遭到了袭击,我命令你们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继续袭击一个哨塔”
协会的小组就地修整了一段时间过后接着奔赴了下一个地点。

“使臣小组,刚刚我们接到信息,一个小型的实验室群组遭到了袭击,我命令你们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继续袭击一个实验室群组”
同盟的小组就地修整了一段时间过后接着奔赴了下一个地点。


一个星期后————

CRG-π-33-"银色星辰"的19名队员此刻以壁虎般的身形贴着山崖崖壁移动,暗灰色的MAR战衣与黝黑的山地交融在一起,尤其在漆黑的夜,他们的脸正被掩埋在骷髅口罩之下,帅气的护目镜让他们视力大增。戴着MAR战术武装的手里拿着塔沃尔,肩膀上还挂着榴弹和小型的奇术装置,斥候油亮的抓钩枪更是小队的点睛之笔。这是协会秘密建立的精英部队,为了保护战斗力较弱的site-06,潜藏于黑暗内,协会精锐中的精锐,而他们现在要拿下这座PIU组织的哨塔。

好吧,这次真的是第9回战略性反击,绝地不是纯粹的在找事。

在他们的头顶,PIU组织的进攻小组"使臣"此刻也在他们头顶的一处山崖上缓缓移动,而他们现在要拿下这座ESP协会的实验室群组。

好吧,这次真的是第9回战略性反击,绝地不是纯粹的在找事。

就这样,两个组织互相不知的移动,移动。


银色星辰的斥候猛的抬头,一发抓钩枪射出,似乎抓住了什么,使臣的人正在颤抖时,抓钩枪收回了。

“领队,看看他们的意思,如果一样,那么任务结束l,如果不一样,那就晚几分钟结束”斥候说了一声,领队赞许般的点了点头

“领队,任务我觉得可以结束了。”


于是—————
CRG-π-33-"银色星辰"的19名队员此刻以壁虎般的身形贴着山崖崖壁移动,暗灰色的MAR战衣与黝黑的山地交融在一起,尤其在漆黑的夜,他们的脸正被掩埋在骷髅口罩之下,帅气的护目镜让他们视力大增。戴着MAR战术武装的手里拿着塔沃尔,肩膀上还挂着榴弹和小型的奇术装置,斥候油亮的抓钩枪更是小队的点睛之笔。这是协会秘密建立的精英部队,为了保护战斗力较弱的site-06,潜藏于黑暗内,协会精锐中的精锐,而他们现在要回到站点中去。

好吧,惺惺相惜,他们告别了同样累了一个星期的敌人。

在他们的头顶,PIU组织的进攻小组"使臣"此刻也在他们头顶的一处山崖上缓缓移动,而他们现在要回到基地去。

好吧,仍然是惺惺相惜,他们告别了同样累了一个星期的敌人。

就这样,两个组织还在的移动,移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