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伦博士的模因取代药剂讲座(1)

早上好。各位新人。这是我的系列讲座的第一节,也是你们入会以来的第一堂讲座, 所以我希望你们认真听讲。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罗伦博士,原基金会模因事务处理部的一名研究员,现任ESP协会研究组“抹除者”组长。很遗憾在这里我不能向诸位提供茶点,或者提供了有人却不去享用——他们可能对clef 博士的甜甜圈还印象深刻。

言归正传, 首先我要问在座的特工们一个问题,你们去执行任务时最常携带的装备是什么?请认真思考这个问题,说不定能帮你走出几个误区。

研究员们也请想一下。毕竟,有哪个研究员没遭遇过收容失效呢?

枪?我希望你指的不是某挺加特林, 我们可不是史瓦辛格….就算是手枪也不对,有些任务就不需要枪,有些任务甚至不能携带枪。而且我们也不是GOC,火力压制永远是我们的最后选择,而不是最优解。

现实稳定锚?我希望你不是那种抱着“不管是啥异常先丢个SRA上去试试”心态的人,丢上去没有用才发觉自己错了可不是什么值得吹嘘的经历。有些情况甚至可能更糟:项目假装自己被SRA压制住了

没错,你说的很对:记忆删除药剂

收容、封锁、善后,探索类的任务有时会遇到平民,倒霉的同事看到了远超自己权限的信息,除了记忆删除药剂,难道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吗?

我曾听说有人要是手里不拿着一瓶连睡觉都不踏实,宛如瘾君子不能接受紧急状态下嗑不到药。你根本拿不走——他们有的会藏在睡帽乃至内裤中。不要笑,这也从一方面说明有时候我们就是会十分依赖他它。

可是对不起,现在我要扫大家的兴了: “抹除者”研究小组的主要研究项目,叫做模因取代药剂不,这不是一种新型药剂,这就是模因,而你的确可
以从字面上去理解它的含义。

各位对于模因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呢?我不是问“模因是什么",这个问题其实很深奥。 我猜各位一般只有两种情况才会想到模因, 一是遇到了和模因有关的异常,二就是去接种模因疫苗,前者意味着危险而后者则象征着权限的提高,我说的对吗?

有没有想过, 相比现实扭曲和奇术,基金会模因学方面的研究为什么显得沧海一粟?我们用模因抹杀触媒作为内部信息的保密手段,可我们为什么不将模因应用于外界呢?

研究员们更要多想一下,你们当中将会有人加入“抹除者虽然在这之前你们可能从未了解甚至想过这方面。

如你所见,在接下来的讲座中我也会经常的提问,我可不希望我在上面侃侃而谈而下面有人不带脑子听讲,这样我会很没面子的;而某人也可能哪天因此丢掉小命。

今天的讲座到此结束,现在我要布置最后一个问题了:哪些情况下,你要记忆删除某些人却不能使用药剂?这将作为下次讲座的切入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