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南洋
评分: +1+x

在我的小时候,父亲应为患病而离开了这个美丽的世界,世界真的很美,天还是这么的蓝,水依是如此。

“下南洋去吧,那里有无尽的财富”。这句话是当时水手们最爱说的,当时的人们都想去南洋,我也想我的叔叔曾经也去过南洋,可他没有在回来过,我想他大概在哪边过得很舒服。自由,航海家的梦想。“嘿,船快开了,你到底走不走哇!”“哦,来了”我的船长,他是个十分有梦想的人,他想去南洋,为此他大概花了半辈子的时间。


充足的水,食物让我们走着的无忧无虑,哪几个水手都在钓鱼了,西阳下的船,像个华丽的堡垒,没有任何东西能侵占他。听着船长大喊,左转舵!粗犷的叫声回响在整个海碧蓝的海上……


这天船长病了,他不停的咳嗽声取代了他昔日的声音,他似乎不已经知晓生命的终结。他不甘他没有完成他的心愿。


在也不会见到船长了,他走了,但这艘船将继承他的梦想。


船上的水手们纷纷吵开了,谁才会成为真正的船长?我并关心,我关心的是前方的乌云象征着风暴即将来临。晚上风暴将至,他们依然吵着,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浪,风用它锋利的爪子,掰断了桅杆,此刻的水手们,立马回过神跑向甲板,将它成功竖起,他们最终征服了风暴,我们胜利了。


那个男人他非常奇怪,胡子拉碴十分的苍老,他不怎么爱跟人说话。但他总说他会当上船长。竞选船长的投票开始了,时间非常的漫长,结果出来了,所有人都不敢相信。那个奇怪的老人,当选了船长。


在他当船长的这些期间,是我们最不快乐的生活,他不行滥用职权,甚至还私自用刑有几个去找他说你的水手,再也没回来过,然而食物已经不足水也不足,这一点他从未跟我们说过。


几天后再也没有见到船长了,人们又开始想疯了一样,因为他们突然发现,那些足够他们吃的食物,早已见底。


几天后我听到了枪声,人们开始拼杀起来,为了活甚至还差点把船烧了,开始了人吃人的生活。


正如我所想的一样,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一潭死水,没有海鸥叫。


我怎么活下来的?我躲在只有船长知道的储藏室里,我怎么知道?似乎病死的船长是我的父亲,可现在又忘了。那个船长了,他收买了好几个为他投票的人,甚至还收买了裁判,后来怎么消失了?我想大概是我杀了吧。


最终我还是到达了南洋,一个利益的天堂,我并不甘心,哪怕船上只有我一个人,我讨厌那,一个人吃人的地方。


我想一切终究结束了,我家祖咒这艘船,直到它找到真正的船长,引领那些罪恶的灵魂到达南洋。当我放下笔时看着我混暗的天空,心中一笑,我将成为下一任船长。


大概我现以老去,似乎要全部忘却,或许这些都是错的。但我知道混黑的天空预示着下一场暴风雨的来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